花五万托人入职机场 竟被安排在写字楼里卖机票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1-07 03:50

  即墨的张女士找到我们,要说说堂妹的艰难曲折的求职路,从去年开始就忙着托关系找工作,钱没少花,弯路没少走,现在才觉得,事情似乎不太对!

  香港中路车水马龙、写字楼林立,即墨的张女士赶来找一家票务公司,帮23岁的堂妹小张提前把把关,这份托关系的工作靠谱吗?

  张女士:要5万块钱,负责给安排到流亭机场直签的票务人员岗位工作,从去年11月份一直拖到现在,昨天发来一条信息,就是这个写字楼16楼的票务公司,让我们后天来上班,过来报到上班。

  堂妹找工作,张女士为何这么上心,非得提前来踩点?原来,这份工作,是花五万块钱争取来的,说好的流亭机场办公,怎么变成写字间了?

  工作单位由机场变成写字楼里的票务公司,这是一个疑点;很快,亲属又上网发现了第二个疑点。

  亲属颜先生:我在招聘网站上看,这家(票务公司)在招销售人员,写的是销售兼操作人员,要自己独立完成,第一是找到客户,第二帮客户完成订票的流程。

  小张花了5万元,苦等十个月,费尽周折被安排进一家票务公司,而这家票务公司的招聘信息,竟在多家招聘网站上挂着,随时可以免费应聘,这不是耍人玩吗?张女士和严先生气愤的说,这就是应聘者小张没有一起来讨说法的原因,他因为找工作不顺利,心情很差,外出散心了。

  张女士:我妹妹从北京回来以后,就像是受到惊吓了那种,我觉得这个事是我一手办的,办到现在这个程度,我也觉得很上火,起因是我给她办的,所以说所有的一切由我来收场吧,我来处理这个事。

  事情得从2018年11月说起,张女士看到刚专科毕业的堂妹小张,对于找工作有些迷茫,就托朋友找到了一位孙女士,孙女士说自己上面有人,给五万块钱,就能许小张一个美好的前程。

  张女士:因为我看她的朋友圈,全部是给各个机关单位,又是公安、学校,这一类找工作的一个地方,我先把五万块钱转给了(朋友)崔姐,然后崔姐说又把五万块钱转给了孙女士。

  张女士:要的,就是五万块钱,要五万块钱,给你负责安排到流亭机场直签的票务人员工作嘛。

  张女士说,交完钱,孙女士提出一个附加条件,要去北京的一间学校呆几个月,培训合格才能安排工作。

  张女士:我妹妹说那边很恐怖,很脏很乱,什么人都有,晚上半夜睡不着觉,吵吵的、抽烟的、打麻将的。

  张女士说,当初交的五万块钱,不是培训费,也没给任何的收据或者发票。之后23岁的小张到北京市古城旅游服务培训学校学习,没另外收学费,但生活费自理。小张为何对这段培训经历如此抵触,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身在外地的她。

  小张:很矮的那种老房子,后面就是住宅区,只有上面的两层是这个学校,三四层是这个学校,其他的都是别的公司、别的地方的,女生宿舍和机房是在一个楼层的,我觉得不是很安全,因为根本没有保安之类的。

  小张说,她去年11月到了北京的那家培训学校,一直待到今年4月份,其中一个月在学校接受培训,剩下的时间被学校派出去实习。

  小张:我实习的工资是两千五,就跟厂子那些一线工人似的,我们就是廉价的劳动力,重复操作,目前为止我了解的,没有被安置的自己觉得好的工作,现在我的同学,有几个是在北京的票务公司工作,因为他们相信三到六个月会调回家乡,所以他们继续在那儿(实习)工作,在北京租房,另一些已经回去了。

  张女士:所以她就要求回来,当时我们觉得是不是小孩子出去不能出苦,可能是她自己的原因,所以我们就责备她,说你不能吃苦,你想找份好工作,先是出去吃苦,然后回来才能安排好的工作。

  最终,小张在北京没能坚持到6个月实习结束,提前两个月回了即墨,又在家等了几个月,直到昨天才接到这条与承诺不符的票务公司工作。她心里落差很大,作为一名去年的毕业生,五万元交了,北京的培训也去了,额外花了两万多生活费不说,兜兜转转10个月,她敢放弃这份被安排的工作吗?还是要跟今年毕业生一起竞争,重新踏上求职路,小张心里很懊悔,压力很大。

  小张:每天都在想这件事,有时候家人也问,附近的邻居看见我也问,怎么不上班或者不上学,所以我心情很差。